神秘东夷甲骨文惊现潍坊?

2008-07-13 齐鲁晚报   记者  高祥森  


刘凤君教授在潍坊的古遗址进行考察


刻在甲骨上的神秘图文   

几千年前的骨头上保留着神秘“文字”,其形似鸟篆,已出土上百块。这些在潍坊几处古遗址上发现的神秘甲骨,最近经部分专家研究并公开后,在考古学界引起广泛争议。有权威考古专家初步判断,这可能是早于殷墟甲骨文1000多年的东夷甲骨文,这意味着中国古文字出现的年代更为久远……

潍坊昌乐古遗址冒出百片神秘甲骨

“发现这批刻有‘文字’的神秘骨头,过程有些偶然。”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教授介绍,“昌乐县民间收藏爱好者肖广德是最早的发现者,当时他在位于寿光和昌乐交界的纪台遗址采集古陶片,时间大约是2004年春。该遗址比较大,当地老百姓种菜挖坑,挖得比较深,挖出不少骨头来,就随手扔掉了。肖广德把一些骨头带回去,洗后发现上面有‘字’后,就开始从当地农民手中收购,后来又在昌乐袁家庄遗址发现类似东西,截至目前,肖广德已收藏了上百块带有刻画图样的甲骨。”

带“字”骨头震惊了大学教授

为搞清这批带“字”骨头是啥玩意儿,肖广德先后到潍坊、北京等地,找专家给看看,但多数专家都给了模棱两可的答复。2007年7月,有专家建议肖广德找找对古文字有研究的考古专家刘凤君。于是肖跑到省城,从山大找到南郊宾馆,满头大汗的他终于在一个书法峰会上找到刘凤君。

“当时一看,我震惊了,这些东西非常重要,我感到责任重大,隔了一天就专门赶到了昌乐。”2008年7月5日,刘凤君告诉记者,这批骨头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他初步判断这批带有刻画图样的东西有可能是早期文字,最有可能是东夷文字。

“如果是原先刻上去的文字,其价值不言自明;即便是后来仿刻的,仿刻应该有原本,仿刻人脑子里没有这样的造型图案,仿刻也很难。如能找到原本的话,意义也较大。”刘凤君告诉记者,从这批骨头石化程度、颜色、黏合度等判断,其年代大约是距今四五千年的龙山文化时期,制作上和目前广为人知的殷墟甲骨文(商朝晚期的)类似。

初步断定是东夷文字比殷墟甲骨文早千年

后经专家调查,这些出土的甲骨多为远古时的兽骨,大者盈尺,小不及寸,石化程度较好。而图画文字绝大多数都是刻在骨头上,有的刻在骨片面上,有的刻在骨腔内,有的刻在骨臼头上。另有一件刻在玉石上,还有一件刻在象牙上。

在仔细揣摩好多天后,刘凤君教授发现,这些文字都属于阴线刻,有的在每片(块)上刻一个文字,有的刻几个或多个文字;大部分是专门记事的辞骨,并有少量卜骨文字笔画婉转曲折,刻画纤细,多为弧笔和曲笔,呈现出螃蟹状、草虫状和鸟状等各种形态。刻写者手法娴熟,行笔果断,整个字体结构层次分明,完全符合早期文字结构的体式和规律。

据悉,近年来,在邹平的丁公遗址出土了带文字的陶片,桓台也零星出土过带字的骨片,江苏高邮南荡也出土过刻字的陶片,而这次发现的文字,与丁公、南荡等陶文及良渚文化玉器上的单个原始文字和古彝文的圆笔道文字相比较,只是载体的不同,其字形、笔画、结构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有异曲同工之妙。刘凤君教授初步判断,通过这些联想和比较,可以初步确定这些地方是早期文字集中发现地,昌乐这些骨头上的图文很可能就是东夷文化的早期文字,龙山文化的中晚期,距今4200年到4500年,比殷墟甲骨文要早1000多年。

神秘甲骨文仍待破解

在充分研究基础上,刘凤君教授等多位专家研究鉴定,认为此批甲骨文产生于新石器时代,出土于古东夷人文化遗迹区,骨质熟化程度较好,人为刻画痕迹明显,多为记事的辞骨。虽然目前尚不能破译,但明显是做了一个记号或记录了一件事,其与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有明显不同,说明是不同地域、不同时间创造的,是一种早于商代甲骨文体的类似鸟虫篆书体的图画文字,甚至安阳甲骨文就可能是延续着这些脉络,几经演变和发展而成。

虽然它是一种失传的文字,但其发现对研究中国古文字的演变过程,复原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物证。它填补了文字考古史上的空白,具有极高的历史考古价值、学术研究价值和艺术鉴赏价值,应是中国文字史上的一个重大发现。

但同样对这批奇异的骨头,潍坊市博物馆一位专家则认为是树根天然形成的。这位专家说,从形态上不太象字,从历史形成时间看,纪台遗址所对应的纪国存在的时间段里,其间出现文字要比龙山文化时期晚得多。

据悉,这批甲骨的出现,在昌乐引起高度重视,当地政府和山东大学商定,在今年7月请全国名专家前来研讨,共同破解这批甲骨的身份。

相关链接

生活在山东以及附近土地上的古人类,最早被称作东夷人,以鸟为图腾。东夷文化从距今8300年前的后李文化起,历经北辛文化(距今约7300年)、大汶口文化(距今约6500年)、龙山文化(距今约4500年)、岳石文化(距今约3900年)。在漫长的史前阶段,东夷人靠他们聪颖智慧的心灵和勤劳灵巧的双手,制造出了实用、精美的石器、骨器、玉器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烧造出了薄如纸、黑如漆的蛋壳陶;编织出了布纹细、密度高的纺织品;发明了冶铜术、原始历法和最古老的文字;早在龙山文化时期,东夷人就已经进入阶级社会,并出现了国家,标志着文明社会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