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骨刻文破译履迹 寻中国文字源头

中国《文化月刊》2011年8月          记者:于怀峰     李齐

 

·系辞下》:“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上古无文字,结绳以记事,后世圣人应载录事件、表己所思之需而以书契记之图形符号,文字应运而生。文字之力量对于数千年中华文明传载的作用可谓举足轻重,同时文字研究与爱好者中国文字之考究译解也尤为重要。

目前中国文字界一直纷嚷着的一个问题,应算是考古专家刘凤君发现的骨刻文了。据笔者对骨刻文发现并命名者刘凤君教授以及骨刻文破译者、东夷文化学者丁再献的采访所知,刘凤君编著的《骨刻文发现与研究丛书-昌乐骨刻文》和《骨刻文发现与研究丛书-寿光骨刻文》载录的130块骨头上的数百个神秘“文字”,丁再献已破解140多个,且均以骨刻原文、骨刻文、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六种字体书写整理出文字发展脉络。

关于骨头上刻的是否为文字及骨刻文年龄问题

中国文字---汉字的产生,目前为止公认且有据可查的乃是公元前14世纪殷商后期的甲骨文,最近几十年,中国各地先后发现了一系列较殷墟甲骨文更早、与汉字起源有关的出土资料,包括原始社会晚期及有史社会早期出现在陶器刻画或彩绘符号,还有少量的刻写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号。然骨刻文的出现应为当时最成熟、最规范的文字,可能将中国文字历史提前千年。

刘凤君在山东发现的骨刻文字,多刻于兽骨与牛肩胛骨之上,其多为弯曲阴刻线条,笔画婉转曲折,呈现出螃蟹状、草虫状和鸟状等形态,结构布局有章可循,有些偏旁也多次出现。当谈到骨头上刻的是否为文字这个问题时,刘凤君教授语之幽默:“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过时了。骨刻文现在已被公认且进入破译阶段,全国很多学者正对骨刻文进行破译研究。” 

刘凤君教授介绍,2008730日,他邀请来自北京和山东的几位考古专家对这些符号进行了专门研讨,他们均同意刘凤君的意见:骨头上的图案应为中国早期文字符号,并同意刘凤君教授定其名为“骨刻文”。

关于骨刻文的年龄,为确定兽骨的年代,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碳十四实验室不久前对在寿光圣城遗址龙山文化晚期(属于骨刻文晚期)灰坑出土的“寿骨60”进行了碳十四年代检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碳十四年代测定报告》显示,“寿骨60”的年代距今3700年历史。此消息各大媒体已纷纷进行报道。

关于骨刻文的破解

相对于骨刻文是否为文字和年龄问题而言,骨刻文字的破解可谓正在进行时,目前部分专家及爱好者纷纷进行破解,其中破解方法多为刘凤君所讲的基于中国文字象形性的“看图解字”法。但古文不同于今文的是具有典型的双重意义,既有本义又有引申义,其以简单最少的语言来说明最深刻复杂最多的意义内容。通过对文字本身形象就可以派生出许多引申义来,把握住原创文字的古意本义也就是把握住了文字会意的根本。

丁再献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介绍了其破译灵感与方法。他讲“关于文字,中国人讲‘中国的文字是方块字,是象形字演变而来的’这毋庸置疑,但象形字的来源并不只是动物和物体。” 丁再献在骨刻文中发现我们的始祖炎、黄、尧、舜、禹、蚩尤等的形象也是文字创造的源泉。此外,由于其精通篆刻,故猜测古人在刻骨刻文时也肯定像篆刻一样是一手把骨一手刻,所以骨刻文的方向不一,需各个角度观察。基于这一重大发现,丁再献从上面相继发现了“炎黄结盟”图、“颛顼师昊”图、“颛顼诲喾”图和“仓颉待沮”图等,在其余的骨头上,他还解读出以凤为首的群鸟图、欢庆图、彭翦拜祖图、东夷盛世图、黄帝耕作图、占卜记事图、战场图、人兽奔驰图、狩猎图、春游图等 

对于破译成果,丁再献认为首先要得到老百姓的认可,因为只有老百姓会用非商业非竞争的一颗纯净之心去读这先贤之作。刘凤君也表示这块大蛋糕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像当年王懿荣发现甲骨文和刘鹗等破译甲骨文一样,骨刻文也必将经历各种思潮。

(中国《文化月刊》  2011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