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早的文字

时间:2013-07-25 07:16:00 来源:解放牛网 解放日报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苏家庙遗址发现的骨刻文。 均资料照片
刻有良渚文字的石钺。
梅亚龙所画的石钺草图,六个文字清晰可辨。

本报记者 朱晨

    浙江平湖博物馆二楼的办公室里,随着两个不起眼的锦盒被缓缓打开,在场的人无不发出轻轻惊呼声。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件残缺的石钺。它的正面,看似纷乱的直线和折线,组成了一个酷似木舟的形状。但更令人惊讶的是,反面竟然整齐排列着6个“文字”,笔划刻得较浅且简单,虽然字形略有不同,但从字体结构、刻划方法看,系2个字重复出现3次,连字成句,有两个还颇像现在的“人”字。
另一件石钺,一侧保留打制痕迹,另一边则有残缺。正面也有刻画,笔顺和笔划组合布局似乎可分成3个字,笔画繁复,多直线,少弧线,这3个字也可拆分成多个单元的“字节”,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似乎都可释读。反面上端的2个并列的单体字,则可能表达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意义。

    从济南专程赶来的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细细端详后兴奋不已:“这刻的是字,这是两件罕见的宝贝!”

 而就在7月6日,浙江省文物考古所已经对外宣布,在平湖良渚文化庄桥坟遗址发现的这两块石钺上所刻画的,是迄今发现的中国最古老的原始文字。被历史尘埃和时间泥土掩埋的距今约5000年前的未知故事,或许将从此向人们揭开神秘面纱。

两次“意外”

 平湖博物馆一楼,室内篮球馆大小的空间里,数千件从庄桥坟遗址发现的良渚遗物静静躺在那里,等待技工的巧手将它们从碎片还原。

 庄桥坟位于乍浦港以北5公里的群丰村,距平湖市13公里,向南5公里即是杭州湾,位处杭嘉湖平原东北部。这里是一片广阔的水田,南侧有几个高约一米的土墩。但多少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春种秋收的村民,似乎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并不深的地下,竟有着大约5000年前先民们丰富的文化遗存。

 一次意外打破了这里的沉寂。2003年5月下旬,有村民发现几个号称是“掘黄鳝”的陌生人,开着摩托车来到附近田头,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在松软的田里四下乱插,然后在看准了的地方用铁铲使劲挖掘。往往清晨赶来,到了傍晚就消失在暮色之中。他们的行囊中,往往可以窥见陶器碎片的痕迹。

 警觉的村民立即向派出所和镇文化站报告。接到电话后,时任平湖博物馆副馆长的杨根文马上赶到现场。根据陶器残片和文化堆积层推测,杨根文认为这是一个良渚时期的遗址。很快,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来到了平湖,和平湖博物馆联合组成考古队,对遗址进行了两期抢救性考古发掘。

 庄桥坟是迄今发现的最大的良渚文化墓地,总面积逾10万平方米。近两年的发掘下来,也不过发掘了2600平方米。但即使如此,成果仍然惊人。考古队领队、浙江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新民告诉记者,遗址中陆续出土了许多石器、玉器,还有一件中国最古老的木质犁。一些规模较大的墓葬,对研究当时的社会发展程度有着重要意义。

 庄桥坟遗址的发现,被列入2004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但是在考古报告中,并没有任何刻画符号或“文字”的痕迹。显然那两块石钺当时并没有引起考古人员的注意。

 发掘的成果被转移到了平湖博物馆。由于年代久远,几乎所有的陶器都已经破损。考古队开始对其进行修复工作。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技师梅亚龙是这项工作的主要承担者。除了比对修复,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将每一件器物都描摹成图,整理成册,以备将来研究。

 考古的细工夫是枯燥的,一周7天,全年无休。时间一晃而过。直到去年的某一天,梅亚龙在描摹一片手掌大小的石钺时,几个刻画出来的“字”吸引了他的目光。“这些‘字’很不显眼,只有用侧光才能看清楚。但在纸上摹下来后,一笔一划都能看清。”

 又是一次意外。近10年的考古经验,告诉梅亚龙这一发现的不寻常。“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有刻画符号的240多件。但基本上全部是单个符号,发现可连句的‘文字’还是第一次。最主要的是,这连在一起的‘字’,其中有3个是相同的,这真是文字的典型特征。”

 兴奋的梅亚龙立刻向徐新民进行了汇报。两人一头扎进库房,想找找看是否还有类似的器物,结果一无所获。“石钺是一种重要的礼器,在当时是掌握军权的象征。有一定身份的贵族才能用来陪葬。数量可能本来就比较稀少吧。”

 “我觉得,能发现这件石钺,是我和它的缘分。”站在几千件经自己手修补的陶器中,梅亚龙显得十分平静,“要是真创造了历史,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考古一辈子,能有这样的发现,值了!”

专家辩证

 自从上世纪初,出自安阳殷墟的甲骨文被确认以来,“中国最古老文字”的桂冠就始终非其莫属。甲骨文距今约3300年,而庄桥坟遗址距今约5000年。如果石钺上的刻符被确认为文字,中国的文字史将立刻被上推千年。

 而这,需要权威专家的认证。

 7月6日,来自全国的古文字研究专家们被邀请来到平湖,对这件石钺进行“会诊”。

 首要问题,这,是不是文字?

 与单个的刻划符号相比,文字的最大特征是能够连字成句,而且还会有重复。石钺上的刻符,6字成列,而且有两个都酷似现在的 “人”字,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考古界的权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指出,庄桥坟遗址的石钺上出现了有序排列、重复出现的字符,这符合文字的一些特点。

 李伯谦将甲骨文之前可能存在的文字称为原始文字,而原始文字又分为初级、高级和成熟3个阶段。“此次发现的原始文字,正处于由高级向成熟过渡的阶段。对于探寻中国古代文字的起源,将会起到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在细细端详石钺后也表示:如果是普通划痕的话,一般整个石钺表面都会出现,而不会集中在某个区域。另外,普通划痕也不会如此规整,通常是杂乱无章的。“最主要的是,这连在一起的字总有几个是相同的,这明显是表达某种意思的一句话。”

长期关注良渚文化的刘钊还记得,几年前余杭莫角山良渚古国的发现,让人们看到了5000年前良渚先民发达的物质文明。“根据历史发展的规律,在物质文明上升到一定程度后,人们就需要通过文字和语言来进一步交流,因此有良渚文字的出现,是符合当时社会背景条件的。”

专家们最后一致认定,这些字符是迄今发现的中国最早的“原始文字”。但是否能称为“最早文字”,仍然存在争论。

漫长追寻

从甲骨文被发现以来,国人对更早期文字的追寻从未停止。

常说中华文明五千年,可甲骨文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商代。再往前的夏代,乃至“三皇五帝”时期,人们使用的是怎样的文字?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他所造的字,难道只存在于神话中?安阳甲骨文已是六书具备的成熟文字,有学者认为它的发展演变起码经过了1000多年,它的源头又是什么?一连串的疑问始终困扰着古文字专家们。

有专家认为,大约距今8000年前出现的陶文,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原始文字。在山东省莒县大汶口文化遗址——陵阳河遗址,考古人员发现了一组图像,上为圆圆的太阳,下是五个山峰相连的山脉,中间似飘浮的云气,又像是一弯新月、一簇火焰。有学者考证:这些陶文刻画在表面极显著的位置,形体接近商代的青铜器铭文,与后来的甲骨文有一定联系。不过这种推测在学界并没有得到普遍认可。

与之相对应的是,目前世界上公认最早的文字是出现在古代中东和北非地区,苏美尔文明的楔形文字和古埃及象形文字,距今5000多年。甲骨文与之相比,只能是“小弟弟”。找到可与楔形文字和象形文字年代媲美的文字,是不少中国古文字专家的夙愿。

近10年,声称发现“最早文字”的地方越来越多。2003年,在河南贾湖发现的一些刻在龟甲上的符号,距今达8000年。有学者称,如果刻在那些甲壳上的,确实是一种文字的话,很可能是一个改变人类文字史的世界级的发现。

2007年,有考古学家宣布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发现了中国西北大麦地岩画中的图画文字,可能是比甲骨文更为年代久远的原始文字。

同年,安徽蚌埠有学者称蚌埠双墩遗址中,发现蚌埠双墩刻画符号,距今约7300年。

……

虽然“最早文字”层出不穷,但坚持甲骨文地位不可取代的学者们认为,这些原始文字,只是在一定范围内使用的表意符号,介于符号和文字之间,使用范围也比较狭窄,距离像甲骨文那样成熟、系统的文字还差得很远。他们指出,甲骨文之所以迄今仍被定为最早的文字,主要基于其字音、字义与现代汉字一脉相承,有音可读、有形可释、有意可解,可以成文,也可以通篇解读。而上述“文字”显然并不具备这些特征,只能称为“刻画记事符号”,甚至有哗众取宠之嫌。

良渚的发现,能否打破僵局?

“同源”和“多元”

如果以甲骨文为唯一标杆,寻找最早文字的探索似乎进入了死胡同。确实,现在发现的原始文字,与甲骨文都难以称得上“同源”。

刘凤君是研究“骨刻文”的专家,他此次赶到平湖,是希望获得佐证自己研究的证据。

“骨刻文”,是刘凤君2005年鉴定文物爱好者所藏的刻字骨头时发现的,产生和主要使用的时间距今约4600—3300年,比甲骨文早了近1300年。“之所以认为这些骨头上刻划的字符是文字,是因为其符号布局和结构有规律可寻,有些偏旁多次重复出现,应该是一种文字记事现象。”

刘凤君还进一步考证,甲骨文有可能是骨刻文发展到晚期后,出现的成熟文字,归商王室祭祀专用,但同时,传统的骨刻文仍在民间继续流传使用,有些地区可能一直流传使用到两周或更晚期。1981年莱阳前河前村西周墓出土陶上的骨刻文类型字可资为证。如果这一猜想被证实,文字史上1300年的空白就能够被填补。

根据历史记载,商朝的主要统治区域在黄河和淮河流域。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当时仍是化外之地。既然商代的文字传承有序,那么当时生活在长江中下游的人民,又使用着什么样的文字,这些文字又来自哪里呢?

刘凤君是“文化多元”论的支持者。“我们常说的华夏文明,其实融合了多种不同的文明。文献记载中,黄帝、炎帝、蚩尤和他们的继承人尧、舜、禹等,这些人物分属于华夏和东夷两大文化集团。骨刻文产生和使用年代与良渚文化处于同时期,如果北方在那个时期出现了骨刻文,那么同时期的长江下游地区的良渚文化,也应该产生了自己文字。”

刘凤君相信,这次看到庄桥坟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刻字石钺,进一步印证了自己的观点:北方黄河流域、淮河流域和辽河流域的骨刻文与长江下游地区的良渚文字,是当时原始文字的两大代表,两者之间,正好起到了互相印证的作用。“这些文字的发现,把长期以来关于东夷西夏高度发展文明的研究和争论引向了深入,也把长期以来关于中国文明起源和产生问题的争论,从文明起源时间和产生文明的主要内容作了实实在在的诠释,把这段‘传说历史’,实证为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良渚文字是与甲骨文完全不同系统的文字,这,有可能吗?

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古文字专家曹锦炎认为:“从目前来看,庄桥坟的良渚原始文字很有可能不与甲骨文同一序列,或许是一种地域文字、部族文字,好比今天的方言。发现它们的另一层重要意义,便是佐证了文字的多元化起源问题,为我们研究非中原系统文字提供了新的内容。”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也是文化多元说的支持者:“一提到原始文字就想把它认作是甲骨文的‘祖先’,这不严谨。地域性的文字,或者是一个部族文字,都有可能出现。只是目前发现的量还偏少,需要发现更多类似的原始文字来进行深入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说,在5000年前的那个时期,万邦林立,根本没有一个可称为“中国”的中心性实体。如果此次的发现被确认是文字的话,很有可能是中原王朝文明前一个早已湮没的古国文字……

如果与甲骨文毫无关系,良渚文字就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死文字”,其承续源流也变得完全不可考。但几乎每位专家都认为,这丝毫无损于其被重新发现,出现在世人面前的伟大意义。

刘凤君告诉记者,今天的汉字有多个源头,骨刻文和良渚文字都可能是其源头,只是在演化的过程中,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消亡了。但是,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看,这些“死文字”其实并没有消失,而是融汇到了文字的演进过程之中。

曹锦炎认为,良渚文字很有可能是长江流域独立发源的一种原始文字,是多元的中国文字体系的一部分,而这种多元,随着中华大地上各部族、各民族的融合和语言的融合,而不断进行发展,逐渐演变成了我们今天所认识的文字。“可以说,探究文字生成、演化的过程,也就是寻觅中华文化形成、发展轨迹的过程。这里面还有很多难解的谜,但探索无疑是引人入胜的。”

尾声

“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够把这些文字都解读出来,从里面读懂先民的思想和情感。”站在自己修复的数千件良渚文化陶器中,梅亚龙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他迫切想了解它们的故事……

发现一种古文字和把它释读出来同样重要。只有释读出来,才能得知古人传达给我们的信息。但刘凤君坦言,在现有条件下,释读原始文字,不是一个人的工作,也不是一时半刻的工作,是十几年甚至于一个世纪或更长时间的工作。“这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有些文字也许永远也无法解读出来。”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长期关注着良渚遗址的发掘进展:“这些东西很宝贵,一定要保存好,以后可作为国家档案来研究。我们这一辈研究不透的内容,让下一代再接着研究。”

我们的祖先,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又有哪些动人的故事,将会从埋藏着的历史长河之中被唤醒?

我们都在等待。